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口述作為小姐當客人進入我身體竟高潮了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健康

她們在南方一家公司上班,每月薪水豐厚。其中有一個女孩名字叫小雨,她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說只要我愿意掙錢,那就跟著她一起去南方,彼此也好有

她們在南方一家公司上班,每月薪水豐厚。其中有一個女孩名字叫小雨,她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說只要我愿意掙錢,那就跟著她一起去南方,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禁不住她的一番言語鼓動,高中畢業后就決定去南方掙錢。當時成績很爛,對學習不感興趣,父母看我鐵了心要去南方,也沒有過量指責我,同意我出去打工掙錢。臨走之前,父母對我說,要每月給家里打個,我牢牢地記在心里。  五年前,我和同鄉的幾個姐妹們一起出去南方,剛一下火車就發現大城市里就是不一樣,走在哪里都是人山人海的,高樓大廈,得有好幾十層高,使人眼花繚亂。在小雨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一家賓館,五六個人住在一個房間里。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快累死了,我稍微整理一下就躺在床上睡著啦。  第二天的時候,小雨領著我們來到了一家酒吧,交給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看起來大約有三十來歲,看著很和善的樣子,但是一說話就嚇了我一跳。你們都是小雨的老鄉,是吧!你們可以叫我芯姐!歡迎啊!不要客氣!只要你們能放得開,把客人陪好,讓客人高興,只要客人盡興了,就有你們賺錢的地方!那個女人開始對我們訓話。  我當時不知道把客人陪好,讓客人高興這句話是什么意思,還以為是賣什么東西呢!芯姐把我們幾個人帶進一個更衣室,讓我們換上桌子上的衣服,我拿起來一看,感覺那衣服很別扭。穿上之后,我才發現,這衣服根本衣不蔽體,稍1彎下腰就露出胸部,還露著后背,要命的是裙子特別短,我都不好意思穿。  迫于芯姐的命令,我還是被芯姐帶進了一個小房間,里邊一個沙發一個桌子,上邊擺滿了酒瓶和水果。我剛1坐在沙發上,一個男人就進來了,看見我之后,先是說我像一朵待放的鮮花,還對我動手動腳的。

我刚想站起来想走,可是被他一把捉住,被摁在了沙发上。那个男人压在我的身上,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鲜血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哭,我想回家!  那个男人宣泄完以后,扔下了一千块钱就走了,这时芯姐进来了,拿起桌子上的钞票说:哎呀,不要哭嘛!你看这些钱都是你的啦,我不拿一分钱,这是你的辛苦钱啊!我以前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下子就赚到了这么多钱,我都不敢想。可是1想到刚才不堪的一幕,我的心里还是心有余悸,有些害怕。  在芯姐的安慰下,我打消了顾虑,开始了酒吧陪酒陪睡的工作,这一干就是两年。两年时间过去了,我忽然想离开这个地方,感觉自己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内心里感觉这个地方不属我的,我要找一个长久之地。  当天晚上我又开始接客,那个男人很特别,不像别的男人那样对我粗暴蛮横,他对我很关心。可是那天晚上他并没有和我上床,说明天再来,要我等他。第二天晚上11点多的时候,他准时出现在包厢里。  他牢牢地抱住我的身体,轻轻地退掉了我的衣服,当我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时,随着他阵阵抚摸,我感觉全身酥痒,像是我千万个蚂蚁一般。我等不及了,我们俩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互相交柔着,他轻车熟路地进入我的身体,那一刻我体会到了久违的高潮。之前我从没有这类感觉,只是机械式地工作,现在这种感觉是那么美妙,妙不可言啊!  在他的恳求下,我答应做他的女友,并离开了那个酒吧。看着姐妹们为我送行,我不知道她们还要呆在那里多久,我知道我将会迎来幸福的人生。  三个月以后,我对男友说要他娶我,可是男朋友所说的话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不会和你结婚的,我的父母也不会同意我娶个小姐回家!他冷冷地说道。  虽然男友这么说我,嫌弃我是个小姐,但是我依旧和他住在一起,希望会产生奇迹。  我生日的那天晚上,我再次提出要他娶我为妻,没想到这时男友一改昔日温柔,疯狂地拔掉我的衣服,很粗鲁地进入我的身体,甚至还用皮带抽打我的身体。到现在我的身上还留有疤痕,可是我不想离开他,他是我爱的男人,我把一生托付给了他!

十二五末石家庄机场客流量将晋身千万级
警方提醒谨防掉入资本运作模式传销陷阱
河北省2011年中职生技能大赛激战正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