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冬天中最不可能的病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科技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冬天中最不可能的病“今天下午有的忙了,回去之后不要管别的病人,下午跟着我,有什么事情全都推掉。”刘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冬天中最不可能的病

“今天下午有的忙了,回去之后不要管别的病人,下午跟着我,有什么事情全都推掉。”刘崖看着监护设备显示器,对田雨晴说道。

田雨晴点头,张捷身上所有烧伤的伤口都必须全部进行清创,覆盖药物,可能还要在短时间内把能进行植皮的地方赶紧植皮,以减少疤痕。

在恢复期,这全身超过百分之三十的烧伤恐怕要进行大大小小不下二十次的手术才能完全整理完毕,即便如此,病人身上的皮肤和他的相貌也不可能便会以前的样子了。

在成为一个护士之前,田雨晴每当看到脸上或者身上有大面积烧伤烫伤疤痕的人,都会被他们那可怕的面孔和疤痕而吓到。可是在成为一个医疗工作者之后,她才知道这类人都经历了些什么事情。

他们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些正常人所无法想像的,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所以从此以后,田雨晴便不会再歧视他们,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关爱和怜悯。

医疗工作人员是最能够体会别人疾苦的人,即便那些病痛可能没有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知道病理原理,知道那些病症会产生怎样的症状,知道会给病人造成怎样的痛苦,王鸽也知道。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千言万语都归结于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

哪怕张捷在进行治疗的时候要遭受诸多苦难,哪怕张捷在痊愈之后面目全非,不再是个帅小伙,那也总比死了强。

一个人生命的意义并不只在于他自己,他的身上牵扯着千千万万的东西。

事实上在某些国家,对于重度烧伤生命垂危的病人,医生们可能会建议病人家属放弃治疗,结束病人的生命。

他们的理由是,病人实在是太过于痛苦,而且病人就算是有幸能够活下来,经过治疗痊愈之后,身体机能也大不如前,生活质量会降到最低,完全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毕竟,让一个重度烧伤,只能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根本无法体会到生活乐趣的人去说热爱生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可能是西方国家所谓的“尊重生命”和“人道”吧。

可王鸽却从来都不同意这一点。

一个人的生命不能掌握在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的手里,怎么能让别人去决定一个人是死是活呢?

就算是张捷想死,那也要等到把人救活了治好了再死,最起码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别人做不了主。

因此王鸽脚下的油门一点都没松,从接到张捷开始到医院,他与死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一是得益于刘崖果断的判断和治疗,二就是王鸽本身的车速了。

雨夹雪到了下午虽然已经渐渐停了下来,但是路面上还是有积水的,车速不快,但是王鸽一直保持均速,没怎么有停顿,倒也还没出什么事情。

不知是张捷生命力顽强,刘崖救治及时,他的身体状况逐渐趋于稳定,还是死神心软,在王鸽的救护车刚刚进入医院大门的时候,他的镇魂牌就已经传来了一股热流,数字再次产生了变化,变成了“叁佰陆拾贰”。

在推着张捷进入急诊室,经过急诊大厅走廊的时候,张捷身上的特警制服和严重的烧伤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原本嘈杂的大厅变得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盯着那个陷入昏迷的特警战士,一言不发,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同时,默默的为这个可怜的人祈福。

徐林和金晶那一组人几乎是跟在王鸽的后面就进入了急诊大厅,他们接了两个消防队员回来,双手都被烫伤了。

王鸽多问了几句,从徐林的嘴里才知道,这两个消防队员是着急把事发现场遗留下的两个煤气罐带出火场,避免他们爆炸,才在煤气罐还没有降温的时候就把它们直接提了出来。

虽然他们的手上隔热手套,但是无奈煤气罐已经在大火之中炙烤了很长时间,在现场有爆炸的危险,表面金属巨烫无比,手套的作用又十分有限,手部还是给烫伤了。

不过好在烫伤并不严重,只是脱皮起了水泡,大概只是表皮层,疼上半个月是肯定的了,手心部位几乎不会留下疤痕。

这样一来,现场除了一个特警战士重伤,两个消防队员轻伤,还有一些财物损失之外,其他没有任何人员伤亡,这简直就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后悔没拍几个照片啊,不然我还能火一把。湘沙市几年没出过这样的大事儿了,没想到让我给碰上了!”徐林踮着脚尖好不容易把一只胳膊搭在了王鸽的脖子上,搂着他的肩膀往急诊部大门外面走。

“这样的事儿还是少出点儿吧。”王鸽拍了拍胸脯,仿佛在现场爆炸的那一声巨响震到了他的心脏,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两个人分别把救护车放回了停车场,回了办公室。其他同事果然给他们留了午饭,但是电暖器热力有限,饭菜还是有点凉了。

王鸽接了一大杯热水,然后把水倒进了装着米饭的盒子里,用筷子搅了两下,热乎乎的自制米粥灌了两口下去,这才觉得身体热乎乎的,舒服了一点儿。

他脱下了冲锋衣,搭在椅子上。

“得,上了了。”徐林翻着上的应用,上面的照片正是爆炸现场的画面。

“那是你的车!”王鸽指着现场照片的右侧,在角落里露出了一个白色车辆的身影,但是照片上并没有任何医疗工作者的人影,甚至连救护车的拍照都没有拍进去。

不过根据拍摄角度,王鸽的那辆救护车是停靠在徐林救护车的另一侧的,如果只露出了一个救护车的角落,那么必定是徐林的那辆车。

“我靠!还真是!”徐林有点沮丧,“居然连个车牌号都没有。不过现在这媒体的速度可真够快的,也就一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儿,居然就已经出了了。”

“哈哈,永远没有咱们院前急救的人,认命吧!”侯长河拍着徐林的肩膀,“这事儿你心里还没点数?”

孙成德、铁大致和谢光还有其他同事都没有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王鸽、徐林和侯长河三个人。看来在王鸽离开办公室出车之后,他们也都马上出车去了。

王鸽在学生时代就养成了吃饭快的习惯,虽然这种习惯无益于健康,但实在是很节省时间。比起秃顶、腰肌劳损、颈椎病和腰间盘突出,普通的肠胃病似乎已经算不得是什么病了。王鸽又从谢光的柜子里偷了点茶叶,刚泡上一杯热茶打算歇一会儿,耳机里的通知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接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通知,车站北路六十六号有人疑似中暑晕倒,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出车!”

侯长河知道这趟车估计该轮到自己了,站了起来,可还没等他拿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钥匙,王鸽便马上捏着麦克风回复,然后拎起水杯和钥匙就冲了出去。

“车队王鸽收到,马上出车!”他一边儿跑一边说道,还不忘顺手把电暖器上的冲锋衣给带走。

徐林早已经见怪不怪,拽着侯长河又坐了下来,笑呵呵的对他说。“让这小子去,咱们歇会儿,歇会儿。刚才我没听错吧,说的的确是中暑?”

“没错,疑似中暑。”侯长河叹了口气,似乎是认命了,然后隔着窗户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雨夹雪虽然已经停了,但是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一点儿都没有要出太阳放晴的意思。

而且就算是在屋里有电暖器,还要裹紧衣服,屋子里两个人被冻的直喝热水,这种天气居然还能有人中暑?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类病症纷繁复杂,王鸽来的时间短,还不知道大冬天的中暑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上车的宋平安可就不一样了。

院前急救干了几年,什么稀奇古怪的情况没见过?

“宋大夫,刚才那消息你听说了吧,中暑。”冯吉上了车之后,也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天。“大冬天的。”

王鸽也奇怪,一边开车一边等待着宋平安的答案。

只见宋平安呵呵一笑,满脸的得意,“年轻人,之前在门诊,没见过什么急诊的奇葩的事儿吧。要我说,不是在家洗澡温度过高,那就是蒸桑拿温度过高,人晕了,估计没什么大事儿。”

车站北路顾名思义,就是湘沙市火车站的北边的那条路。平日里车多人多,王鸽刚毕业回家的时候回的就是这个火车站,但是他现在可没什么时间去想刚回家的场景,只顾着不断躲避路上的车辆进行超车。

车辆在十分钟之内就抵达了现场,和宋平安判断的一样,这个车站北路六十六号,是一个洗浴中心。

洗浴中心很大,外面装饰金碧辉煌,里面肯定也差不了。像这种洗浴中心都是合法产业,但是难免会有灰色地带,推着推车进入大厅的王鸽一进门就看见了穿着短裙和黑丝的女服务员匆忙路过,好像是要给别的客人做服务。

虽然外面很冷,但是大厅之中的空调暖气开的很足,王鸽一进来就直冒汗。

大厅经理西装革履,油头粉面,但是一看就是会来事儿的那种人,看到了医疗工作者一行三人,急急忙忙的凑了过来,“大夫,你们可算来了,快跟我来!”

王鸽他们没有多说话,赶紧跟着大堂经理走进了贵宾休息室。

贵宾休息室之中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一些,看起来是关掉了空调的。休息室之中三个人,都身穿浴袍,两个人满身大汗站在一旁,还有一个人仰面躺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通红,脸上更是红的发紫,看起来一点儿意识都没有了。

宋平安觉得不对劲,皱起了眉头,赶紧蹲了下来,摸了一下病人的颈动脉,掏出听诊器开始检查。

“能听到我说话吗?”宋平安拍了拍病人的脸,但是病人毫无反应。“冯吉,量体温和血压。”

“什么情况?”宋平安问道。

“这是我朋友,我们三个人中午吃了饭,下午就想来蒸桑拿,我们俩嫌温度太高了,受不了,就提前出来了。可没想到过了一个小时我这个朋友还没出来,我们就赶紧进去看,没想到人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都直了,怎么喊都没反应,腿还在不断抽搐,我们赶紧把人抬出来了。打了120。”

“脉搏速度很快,心动过速,呼吸浅轻速度比较快,可能存在心律失常,人处于无意识状态,几乎是深度昏迷了,双臂有烫伤的情况,考虑热散病。体温血压多少?”

“耳道温度四十二摄氏度,血压一百一十、一百四十毫米汞柱。”冯吉收拾完了检测设备,一边记录一边说道。

“大夫,热散病是什么病啊?”病人的朋友战战兢兢的说道,看着宋平安严肃的表情,可算知道事情大条了。

“热散病就是中暑。”王鸽小声说了一句。

“肯定是你们桑拿室里面温度太高了,我们进去了都受不了,温度高才会引起中暑!你们这里要负责人的!”病人的朋友指着洗浴中心的经理愤怒的说道。

经理一脸委屈,“大哥,我们这边儿桑拿室温度一直这么高,是电脑控制的,从来都没有出过事,而且也没办法确定您的朋友之前是不是有什么病根,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是不能进桑拿的,我们有过提醒的!”

宋平安给病人清理着呼吸道,又吩咐着王鸽赶紧把病人抬上车,在掰开病人嘴部的那一刹那,突然闻到了很重的酒味。

他抬起头看着病人的朋友,“你们中午喝酒了?”

病人的另一个朋友一愣,“就……就喝了一点儿……”

“有没有发生过性行为?”宋平安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儿不对劲,又改口问道,“点小姐了吗?”

“有……刚办完事儿,那时候人还好好的呢,我发誓!”那个病人的朋友看了看那个经理,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人命要紧,面子什么的就不在乎了,再说了大夫又不是警察,犯不着拘留。

“得,先送上救护车再说!”宋平安叹了口气说道。

舞钢职工医院怎么样
浙江省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徽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廊坊白癜风治疗方法
西宁白癜风如何治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