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十天神境正文大陆风云第四卷大陆风云第八十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金融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风云_第四卷 大陆风云 第八十章 丹道一连几日,阎丹晨都没有动过,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每天都会有一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风云_第四卷 大陆风云 第八十章 丹道

一连几日,阎丹晨都没有动过,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每天都会有一道身影来临,端着汤药喂给阎丹晨。

此汤药显然是恢复伤势所用,但其本来的效果,当是激发人体潜力,以此来刺激生命力,进而治愈伤势,但是此法对于阎丹晨而言显然无效,这些汤药内只含有少量的生命力,对于阎丹晨而言,几乎毫无作用。

阎丹晨不能行动,甚至无法说话,但是这汤药对于琉璃而言却是极佳的汤药,琉璃体内还残存着一些龙源无法彻底利用,之前因为重伤而刺激的一些残存龙源开始发挥作用,此刻因为这汤药再次发挥起作用来。

琉璃的伤势好得很快,几乎每天都有变化,这使得一直照顾琉璃的老医惊讶不已。

半个月之后,琉璃的伤势已经基本恢复,已经可以四处走动,但却不能做太过于激烈的运动,而她离开病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阎丹晨的情况。

琉璃隐隐知道阎丹晨的情况,因此在得知阎丹晨这半个月来伤势竟隐隐有恶化的消息之后,眉头微微一皱之后,便猜出了原因。

那老医闻言,顿时恍然大悟,连连更改药方,,甚至在琉璃的建议之下,将药量加大了数倍。

阎丹晨依旧重伤在身,但是自此之后,每日服下的汤药却是蕴含了大量的生命力,这些生命力虽然在阎丹晨看来并没有什么,但却使得它的伤势渐渐地好转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阎丹晨渐渐发现,在这些汤药之内,除过生命力之外,似乎好友一些驳杂的力量混杂在其内。

阎丹晨身体无法移动,只能用精神力静静地研究这些不知名的力量。

也是因为阎丹晨特殊的体质,一切力量都会流转到丹田之内,这才使得阎丹晨发现了这极其微弱的力量,而也正是这一发现,喂阎丹晨打开了一道大门。

在阎丹晨的研究之下,这些力量变得透明,在阎丹晨面前毫无隐藏之力。

阎丹晨渐渐地明悟了。

“这······是药力!”

这些力量正是每次服饰汤药时残存在阎丹晨体内的力量,因为阎丹晨的身体对于各种力量有着近乎绝对的划分,因而这些不属于任何属性的力量,被阎丹晨的身体,留了下来。

阎丹晨开始研究药力。

渐渐地,阎丹晨发现,这些药力似乎是许多种力量混合起来形成的,其中有些似乎可以刺激人体生机,有些似乎可以麻痹身体,有些,似乎隐隐有刺激体内力量沸腾的力量。

阎丹晨渐渐地有了一种明悟。

整整一个月,距离阎丹晨离开地火城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阎丹晨的伤势终于渐渐恢复,拥有了行动能力。

阎丹晨没有离开。

一方面,阎丹晨伤势没有恢复,不能进项激烈战斗,而一旦回去,面临的就会是无尽的战斗,一方面,阎丹晨的生命力几乎为零,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受伤,就会再一次陷入悲剧,第三方面,阎丹晨认为,此刻韩飞那一方面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威胁,缺自己一个,不会有太大的困难,最重要的是,阎丹晨心中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生更发芽,疯狂的生长。

“即使是普通的药草,混合搭配之后就会有治愈我的伤势的奇效,要是将灵药混合在一起,那么······”

无意之间,阎丹晨开启了日后声名显赫,人人向往的丹道,更是使得这丹道,成为了修炼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阎丹晨拜那名老医为师,那老医虽为一介凡人,但却也隐隐知道阎丹晨的不凡,但对于其想要学其医术的请求,却没有一口答应。

老医的医术源自祖传,更是在自己这儿有了前所未有的光彩,附近的人都知道老医的存在,有不少病人都前来求见老医。

老医没有拒绝这些病人,一一为其医治。

阎丹晨在第一次被拒绝之后,没有放弃,只是这些日子里来一直帮着老医。

老医没有拒绝。

阎丹晨知道了老医的名字,老医的名字,叫做桦驼。

赶来的病人,都敬佩的称呼其为桦老。

老医膝下无子,一身绝学无人继承,但却是时常有人前来请求成为其学徒,但却一一被拒绝。

阎丹晨明白桦老的心思,这些人,不合适。

阎丹晨在桦老家中住了下来。

白天,阎丹晨帮着桦老做各种琐事,晚上,阎丹晨默默地回忆白天所看到的一切。

琉璃没有和阎丹晨在一起,而是整日在桦老后院闭关,感悟自己尚不熟悉的血脉力量。

没有人来问阎丹晨之前的经历,阎丹晨也不曾讲过,他每日里都在帮着桦老。

渐渐地,阎丹晨融入了这个小山村。

这是一个淳朴的小山村。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尽管阎丹晨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尽管阎丹晨的体内已经开始逐渐积累生命力,但是阎丹晨依旧没有离开。

阎丹晨十四岁了。

桦老的年龄又大了。

阎丹晨能够帮到桦老的机会,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候还会帮着桦老上山采药。

阎丹晨此前很少认识灵药,对于药材更是所知颇少,但随着和桦老的生活,这些知识却一天天丰富起来。

半年,转眼过去。

战争的气息,也渐渐来临。

开始有官兵出现,这些都是地位极高的官兵,受伤之后,来此寻求救治。

阎丹晨知道,战争,马上就要来临了。

然而此刻的阎丹晨,面对战争,却是隐隐有了一丝排斥的想法。

桦老更老了。

就在这一日,一队官兵前来,请求桦老出山,前去救治伤兵。

桦老叹息着,摇了摇头,努力的站起了身子,摸索着抓起拐杖,摇摇晃晃的走着。

阎丹晨心有不忍,桦老的年龄显然已经要到了归墟的地步了。

那一队官兵许是不忍,许是担心桦老这身体在路上一不小心出了什么问题,最终还是放弃了,只是,临走时,带走了桦老所有的疗伤药。

这一刻,桦老的身影,更加弯曲了。

阎丹晨心中带着一丝悲意。

桦老真的是太老了。

终于,桦老开口了:“这么久了,你······可曾学会?”

阎丹晨心神一震,原来自己此前偷偷学医,依然被桦老知晓。

然而桦老却一直没有说过什么。

桦老叹了口气,道:“人老了,就算是医术再高明,却也逃不过一死,这医术,在我之前本是江湖小道,但是我不甘心,年轻时,我游遍千山万水,尝遍百草,终于著出了《药经》。”

阎丹晨没有打断桦老的话。

桦老开口,轻声道:“在这其中,有毒,也有灵,但是好运一直伴随着我,似乎对身体有益的灵药要多于有毒的灵药,使得我的身体,不但没有因为中毒而毁,反而大大改善了我的体质,让我的生命,极度的延长。”

“今年,我应该是······两百五十八岁了。”

阎丹晨吃了一惊,想不到一个无法修炼的凡人,经会有如此悠久的生命。

“此后的时间,我开始研究医理,百年岁月,就在三十年前,我著出了《医经》。”

“一百年《药经》,一百年《医经》,便是我这两百多年岁月以来,所有的心血。”

阎丹晨静静地听着。

桦老道:“你可知道,我为何不愿收你为徒吗?”

阎丹晨摇了摇头,道:“不知。”

桦老叹了口气,道:“我看得出来,你定然颇为不凡,仅仅是身体那奇特的体质,就可以透露出你的天赋,吸收生命力,所有伤势就会在极短时间内恢复,这种能力,我从未见过,即使是那些修炼者身上,也从未有过。”

“所以,我第一次判断错了,你是我这一百五十年来,遇到的第一个例外。”

“我看得出来,你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想要留下来,但是我也看出了,你真正想要的,是《药经》上面的内容,而不是《医经》。”

“所以,我才不会收你为徒,但是我却没有阻止你留在我的医馆。你不会成为一个医者,你是修炼者,你不会救人,你会的,是杀人。”

阎丹晨身子猛地一震!

桦老道:“医者父母心,哪怕是你的仇敌,在成为你的病人的那一刻,你就要放下一切,来救治这个人,但是我知道,你,做不到。”

“我本不想将医药二经传授于你,但是,真正的医者难寻,而我的时间依然不多,这么多年来,除了心冉,就只有你,和我最为亲近,所以,我要将这一切,托付给你。”

“医药二经,你都可以查看,你用它来干什么,我也管不到,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找到一个人,一个真正的医者,把这医药二经,传出去。”

“我希望,终有一天,这医药二经,会造福这天下。”

阎丹晨心神复杂,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桦老轻轻地笑了笑,走向门外,看着天空。

半个月之后,桦老的生命,走向了终点。

桦老的离去,没有半点遗憾,带着笑容,安详的离去了。

阎丹晨可以感受到,一股极弱的灵魂,沿着阎王令投影,进入了轮回眼之中。

轮回眼的另一端是什么,阎丹晨不知道,他只知道,那是一个灵魂生存的世界。

桦老的葬礼很简单,但前来送葬的人却非常之多,这些,都是桦老曾经救治过的病人。

这一次,阎丹晨以徒弟之礼,送葬了桦老。

望着眼前小小的土包,阎丹晨攥了攥拳头,深深吸了口气,而后,转身离去。“即使是凡人,但却依旧用那微弱的力量,爆发出了不可想象的结果,那么我,也一定能够做到,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得手中,不管那冥冥之中,究竟是什么!”

阎丹晨的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亮光,仿佛拨开了眼前的迷雾,眼前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长春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贵阳长峰医院王承城
亳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内蒙古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三亚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