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二十八章 掏出了一颗鲜活的心脏_1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金融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二十八章 掏出了一颗鲜活的心脏人族修士对噬魂族的戒备心,受到世界法则与近几百年的安逸所影响,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二十八章 掏出了一颗鲜活的心脏

人族修士对噬魂族的戒备心,受到世界法则与近几百年的安逸所影响,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毕竟谁也没想过,竟会有顶级噬魂族强者来源念大会“自投罗”。

恐惧噬魂王控制一名人族修士,轻松混入镇魂祭典中,然后任由自己被镇压进摄魂雷域。

直到今天,才终于破封而出。

虽然被困了千年之久,但它的计划却是成功的,甚至比想象中更为成功。

不但它破封时间比预计短上了不少,而且就连这个世界的大能们似乎都已经“忘了”噬魂族的存在——整个世界可能唯有它,逃过了世界法则的侵蚀。

实事,也差不多正是如此。

当年施展秘法的大能们未曾使用过这一秘法,根本没有想到世界法则施行大后期的“抹除”阶段会如此凶猛。即便是作为施法者的他们,也只留下了“修改过世界法则”这一印象罢了。

不过,镇魂祭典或许因为是由数位大能联合所创,而源念仙榜又来历不凡。

所以,镇魂祭典与源念仙榜虽然也不可避免的遭到了法则的侵蚀,却最终扛了下来。

但镇魂祭典这个名字与其存在的意义,却被人们完全遗忘。

唯有最初的一百多届主持人在接受灵魂传承烙印之后,才能借助“第一届镇魂祭典”中大能们联合留下的烙印,在源念大会期间知晓这段被“抹去”的历史。

然而当第一届大能们的传承烙印,超出五百年灵魂传承烙印的时限之后,就连大会的主持人也不再知晓这段历史。

至于中途主持人留下的关于噬魂族的烙印,则都被化为一个“无”字。

至此,镇魂祭典便完完全全的成为了源念大会。

……

“空间至宝?”

见到韩东战与李觞天携空间至宝出现,恐惧噬魂王的鬼目微眯。

“你们的空间封锁,看来不怎么高明啊。沸沸沸,那就让本将军再替你们加一重封锁吧。”

恐惧噬魂王说话间,阵阵黑色波纹从它的周身荡开,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转眼,空中一大片区域便同时被黑蒙蒙的“雾气”所笼罩。

处于魔峰山顶的众人,再无法看清毛老二等人与恐惧噬魂王的战斗。

“这片空间会变得越来越粘稠,想用空间至宝逃出去的话,只能趁现在哟。”

恐惧噬魂王用鬼目深深地看了李觞天一眼。

“你这怪物,要战便战,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还没等李觞天回应什么,韩东战反倒先开口了。

此时,他与李觞天已经从毛老二的传音中,得知了现在大概的情况。

李觞天迎着恐惧噬魂王那瘆人的鬼目,微微一笑,然后将自己的空间至宝收了起来。

他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从来没有用嘴与敌人聊天的习惯。

九柄围绕李觞天周身旋转的仙剑骤然一滞,然后同时剑锋一转,直指恐惧噬魂王。

他用来跟敌人聊天的,是剑。

……

“燃魂吞噬!”

魔峰山地底深处那片心跳声不断的区域中,方山青突然浑身迸发出股股暗紫色的气浪。而在他身前的高大人影,却是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魂法?如此卑贱,也敢在我魂祖面前施……”

魂祖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颤抖着抬起自己的右手,然后虚握了一下,似乎想去抓住什么,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只手化做无数细小的微粒,撒落向地面。

“我?死了?”

这是魂界之主,魂祖,最后的念头。

他被一颗心脏镇压在此不知多少年,这才刚寻到脱困的契机,都还没来得及出去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却就这样带着无尽的不甘与困惑,陨落了。

像魂祖这种级别的存在陨落,通常都会反哺世界,降下无边异象。

但由于他陨落的地点实在是太过特殊,以至于外界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魂祖的身体所化成的无数微粒落下,转眼便被红色的地面吸收不见。

“抱歉,我没能夺回你的魂。”

白安凡缓缓收回自己的拳头,沉默了。

他没有办法不出手,因为再晚上片刻,方山青便会灰飞烟灭。

“咳咳,不怪你。我的魂在被我自己感应到之后,立刻就被他完全炼化,再没有取出的可能。”

“或许这样也好。”

最后几个字,方山青没有说出口。

方山青周身的暗紫色气浪已经被他散去,但他那满头的黑发却出现了白丝,脸上也长出一道皱纹来。

“白道友,你好强。”

方山青见白安凡低头不作声,主动继续开口寻找起话题来。

他不知道白安凡刚刚打死的是谁,但他却知道,即便是处于巅峰状态的恐惧噬魂王,恐怕比不上刚才那个怪物。

毕竟在千年之前,方山青见过巅峰时期的恐惧噬魂王。

因为,他正是当年迎战恐惧噬魂王大军的修士之一。

也就是在那场战斗中,方山青“战死”了。

方山青在与噬魂族强者对拼燃魂吞噬之后,同时耗尽了力量。

但他出现的不是灵魂共存,而是另外一种几乎完全不可能出现的“零概率事件”——“灵魂融合”

也即是,方山青的灵魂与噬魂族的两道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新的灵魂。

器官、血液都会有排异反应,灵魂的排异反应则更为剧烈。

即便是专门用于传承的灵魂烙印,也都无法随意注入传承者体内。

想要灵魂与灵魂融合,那更是不可能事件,就连先前死掉的那个魂祖都无法办到。

但方山青身上却天方夜谭般,真的出现了灵魂融合。

方山青绝大部分灵魂与噬魂族灵魂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灵魂,名为“混合魂”。

而方山青的记忆与噬魂族的记忆,也因为灵魂完美融合的关系,不但没有丝毫混乱,反而自动转换成了全新的记忆。

这份新的记忆以方山青原本的记忆为主体轨迹,而噬魂族的记忆贯穿始终。

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新方山青”记忆中自己曾经历过的事,多是方山青记忆中的那些事,但参与那些事的人与具体事件情况,却又是由那噬魂族的记忆进行填充的。

也即是说,方山青他娘打了他一顿,会变成噬魂族它“人类化的师父”教了它功法,这种情况。

自此,方山青肉身的主灵魂被更替、“旧方山青”的绝大部分灵魂也因为融合而“消失”。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原本的方山青都已经“死了”,而现在活着的“方山青”,则完完全全是一个新生的“人”。

但,在方山青的体内却留有一丝残魂。

它有着方山青原本的记忆。

可它却只能等到源念大会期间,等到混合魂因带有噬魂族属性而被源念仙榜镇压之后,才可以获得肉身的主导权。

……

混合魂蕴含着恐怖的魂力,即便是隔着封印、隔着小世界,在魂祖眼中也如那夜空中的皓月般夺目,根本逃不过他的感应。

而这份魂力对魂祖来说是,正是他脱困的契机。

因此,魂祖才会不惜消耗自己积攒多年的力量,将其摄到封印中来。

“咚咚”

魔峰山地底的心跳声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快了半拍。

与此同时,在离这儿不知多远的某处世界中,一位学士模样的老者,突然抬起了头。

“伦以过去心封印的魂祖被人灭杀了。”

老者捋了捋自己的长胡子。

“此人替伦将变数消除,伦理应亲自道谢,留下圣印。”

老者自言自语着,右手竟是毫无征兆的一把伸进自己的左胸,然后掏出了一颗鲜活的心脏。

南方医院丁锡泉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崇明分院
长春医牛皮癣医院
海口牛皮癣专科医院
泰安治疗龟头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