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大神兵世界 第718章 末央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娱乐

大神兵世界 第718章 末央然而在更高的虚空中,悬浮着一头头金色魔人,它们实力有强有弱,正围在一起联手抵挡冀一秋和杨凌的进攻。『文Δ学

大神兵世界 第718章 末央

然而在更高的虚空中,悬浮着一头头金色魔人,它们实力有强有弱,正围在一起联手抵挡冀一秋和杨凌的进攻。『文Δ学迷.

“畜生,去死。”杨凌的手掌布满了晶亮的焰光,看准机会便是大手一挥,直接将一头金色魔人的身体,从头顶劈到脚底,最后裂为了两半。

冀一秋的生死投影瞬间笼罩而去,直接将它裂为两半的身体压成了粉碎。紧接着,冀一秋单手一握,雷蟒戟带着奔雷声出现,呼啸劈砍下,直接是掀起一条条电弧。电弧如同毒蛇般刁钻诡异,在虚空中,眨眼间便是笼罩了三头金色魔人。

电弧一沾染上金色魔人的躯体,便是如同从小蛇变成巨蟒一般毒辣,直接将开始啃食金色魔人的身子。

“冀一秋,你们就算杀了我们,灭了乌仁王朝,也挡不住我王崛起的脚步。”那头‘人王’金色魔人,愤怒的吼叫。

“一会就收拾你。”冀一秋斜了它一眼,那目光如同刀子般落在金色魔人脸上,让金色魔人瞬间打了一个冷颤。

“扶公,去找浮迪,浮迪堪比人形领袖,而在这处空间,冀一秋他们不敢用全力,我们就可以脱身了。”金色魔人‘人王’快对扶公爷传音。

扶公爷其实早就想逃了,只是‘人王’不走,它也没胆子独自逃,现在‘人王’说了,它毫不犹豫的便是点头。

“走。”扶公爷和‘人王’忽然爆了,庞大的躯体金光大盛,汹涌澎湃的能量如海啸般铺天盖地而去,它们两个直接是驾驭着这种能量破开了空间。

可剩下的金色魔人却是露出了恐惧之色,然而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很久,便是被冀一秋和杨凌终结,亲手结束了它们的生命。

二人飞到牛魂和金龙王身旁,冀一秋道:“身后果然有人,咱们跟上去。”

“那这座星域……”杨凌望着星域中一头头的不死魔人。

冀一秋脸色一冷,生死投影瞬间扩散,而后随着冀一秋眉头一顿,只见那无数头不死魔人瞬间崩碎,化为一团团血雾,而后血雾被一种能量快挤压,最后终于化为了一片虚无。

“走吧。”

冀一秋手掌一挥,便是率先朝扶公爷和‘人王’逃走的方向追去。

杨凌三人看着冀一秋,那嘴角都忍不住抽搐几下,杨凌目光扫过身下的星域,刚才还有无数不死魔人嘶吼惨叫,这眨眼间,便是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有那淡淡的血腥气,还残留着。

“要说谁狠,这秋少排第一,可没人敢排第二。”杨凌咽口水,也是追了上去。牛魂则是转动大阵,排出这片星域的魔气。

随后,四人都是破开空间,沿着扶公爷二人气息追去。没多久,众人便是穿梭了数百重空间,绕了许多圈后,才现了一处悬浮在重叠空间中的怪异河流。

“不对劲,都小心些。”冀一秋的生死投影瞬间笼罩杨凌三人,而几乎同时,杨凌三人也是皱起了眉头。因为不知是感觉还是什么,就在刚刚,在他们看向了河流时的第一眼,竟然有种看人形领袖的错觉。

这种感觉,冀一秋四人可不觉得是幻象,到他们这种境界,任何一个感觉都是真实的。

“这里绝对不会有人形领袖,就算有,应该也是堪比人形领袖的存在。”牛魂分析道。

“不错,人形领袖就那么多,不可能离开灭世战场来这里。”金龙王也是说道。

“那这里藏的人就是堪比人形领袖的存在?在这百万域中还有这种人物?”杨凌吸了一口气,或许对他们来说人形领袖不算什么,可对百万域来说,人形领袖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

也难怪那乌仁王朝存在那般久的岁月,都是没有被玄冥界识破,原来乌仁王朝的背后还有一个堪比人形领袖存在的家伙!

“那么难题来了,在这里,咱们如何动手?恐怕一抬手,百万域就碎掉了。”杨凌耸肩,之前杀金色魔人,他自认只用了千分之一都不到的力量。

否则以他如今的实力,一个眼神就能碾死金色魔人。

“我们在乎百万域的亿万生灵,可不死魔人不在乎,所以出手之后,先要控制住它,隔断它与百万域之间的联系。”冀一秋想了片刻,幽幽说道。

“我用生死投影、时间之境定住它,杨兄以火焰隔断它与百万域的联系,牛哥龙哥,你二人干掉它。”几乎瞬间,冀一秋便想好了如何对敌,让杨凌看的不停的眨眼,而后挠挠头,傻笑了几下。

四人藏身在空间中,静静的看着,在那重叠空间内的河流上,那金色魔人‘人王’和扶公爷似乎在对着一根棍子说话。

那棍子好似木头一样漂浮在河流上,如同死木一样,毫无生机。

而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后,那棍子终于有了动静。它身上的皮层层脱落,露出了漆黑晶亮的光芒,这些光芒闪烁几下后,化为一道道流光钻入棍子身上的一个个孔内。

“是笛子!”冀一秋等人瞬间看清了,原来是一把黑色笛子!

“这是妖?妖怎么和不死魔人搞到一起了?”杨凌蹙眉,冀一秋也是有些疑惑,不过也可能是不死魔人夺舍了一把重伤的妖笛。

想着,笛声淡淡,飘散而过,水花相互拍打,溅起学习水星。

突然,一道冲天的剑鸣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道刺目而璀璨的剑光横空而过,对准那黑色的笛子,便是当头劈下。

冀一秋四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不死魔人呢,可是当他们寻到那持剑的身影,冀一秋的瞳孔,瞬间凝聚了起来。

那是一名男子,他脚踩九宫经,体外有着一座座密宫悬浮,他的手中,此刻则是握着一柄残剑。

冀一秋眉头一挑,声音都是因为惊讶变的有些尖锐。

“冀末央?”

北京京都医院刘方
成都市西区医院
吉林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海南治疗早泄方法
泰安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