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万藏忍法 第二十七章 铁甲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教育

万藏忍法 第二十七章 铁甲昏暗的地下空间,仿佛永无尽头的隧道。几块嵌入墙壁、柱体,以及粗糙天板的发光晶石,暗处隐藏着的面具忍者,通

万藏忍法 第二十七章 铁甲

昏暗的地下空间,仿佛永无尽头的隧道。

几块嵌入墙壁、柱体,以及粗糙天板的发光晶石,暗处隐藏着的面具忍者,通道口徐徐吹过的带着泥土湿气的冷风,一名身穿红色制服带着红色礼帽并且留着八字胡的男子静立不动。

莫伦站在“地铁”边上,等候着十日一回的铁甲车6号专线到来。

在他身旁,同样打算乘坐6号铁甲车的人,一共有三十六人。其中十个年龄跟莫伦相近,七男三女,脸上的神色或期待、或忐忑、或随意、或傲气、或冷漠;其中又有十个中年男女,他们大多陪伴在那十名青年男女身边,从他们的相貌上分析,应该是这些年轻人的长辈。最后十多人,则形态各异,有老态龙钟的,也有衣服整洁干净的青年,更有几个大腹便便,看起来像是商人,还有一身忍者装束偏偏捧着书看的眼镜少女等等。

三类人分成三个圈子,都只是小声说话。

莫伦就属于最后面这批人,他既没有长辈,也不是那批学生似的年轻人。当然,虽然被归类为最后一方,但他们之间其实互不相识,所以基本没有交谈。

这是莫伦第二次来到这处地下空间。上一次不巧,正好是铁甲车离开的下午,于是他咨询了戴着礼帽的八字胡男子,这才知道位于火之国的6号铁甲车十天来回一次。

为了不再错过,莫伦在第十天的清晨,早早就来到了地铁站。其实这里没有名称,或许有,但莫伦不知道。之所以叫它地铁站,是因为它跟另一个世界的地铁站很像,甚至可以说是地铁站的雏形。

以这个世界的发展速度,忍术的不断进步,莫伦有理由相信,铁甲车终有一日会出现在世界各地。成为真正普及于平民之间的交通工具。

在上次和煈老头见面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莫伦为了今次的联盟之行,足足用了一个月来配制各种普通伤药,初阶药剂也炼制了一批。全都是为了远在罪恶之城的绿荫小屋。这一次全力配制,所配制、炼制的伤药与药剂完全可以满足绿荫小屋未来五年的消耗。

莫伦没有亲自把货带去罪恶之城,一来一回,时间上可能来不及。因为这次的量比以往大了许多,所以莫伦也没有让熔岩一族的商队帮忙运输。最后。他在火之国的任务区,使用了二瓶「脱胎药剂」雇佣了一名三星忍者,让其帮忙送到绿荫小屋。

一大堆普通伤药,虽然里面有为数不少的初阶药剂,但三星忍者不一定看得上。加上签了契约,莫伦倒也不怕对方黑了这批货。

琐事基本搞定了。

唯一让莫伦担忧的,还是老朋友狩钰,这家伙自从去年年底的时候联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罪恶之城四区的材料店倒是开的好好的,只是他这个店主却玩起了失踪。做甩手掌柜的一直以来都是莫伦。从来就没见大胖子离开过罪恶之城。

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莫伦只是担忧,并没有太上心。身为火之国大家族的少爷,除非战死在真渊恶魔手里,否则一般情况下很难遇到危险。

倒是秘法殿这边,因为莫伦只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就独立完成了一套修行难度为“较易”的火属性冥想法。这件事着实震动了一些有心人。煈老头自不必说,莫伦的名声似乎也传到了火之国某个长老耳中,这两个多月来,对方有意无意地总是派人跟他接触,似乎想挽留住他。但又不像,目的还不清楚。莫伦最烦兜圈子,干脆以炼制药剂为由,直接不理对方。

后来不知怎么的。这件事传到了炎家,搞得炎士介几次三番过来跟他说有高阶药剂的材料了。这明显的拉拢手段,莫伦可没放在眼里。因为之前炎介室没有材料给他炼制了,最后的一批也给炎家收了回去,所以莫伦在找煈老头之前,就已经跟炎介室重新签订了契约。这份契约基本没有什么作用。只是说好以后炎介室有需要的时候,他能帮忙炼制一些药剂。

过早地暴露一些常人所没有的本事,总会引来一些麻烦。

秘法殿的冥想法精研,一堆人才都需要将近十年才能创造出一套冥想法,这还是顺利的情况,不顺利的话二十年也不一定创造的出来。可是莫伦只用了五年多不足六年的时间,就独自一个人做到了一堆专业人才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天才?

是的,他是天才,非同一般的天才!

莫伦拒绝了炎家、拒绝了煈老头、拒绝了神秘长老,只因为他不想再受到束缚。说难听点就是翅膀硬了,可以飞了。

轰隆!轰隆!……

漆黑的隧道,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声响,一开始还有些低沉遥远,渐渐地就高亢临近起来。

轰隆!!!

隧道一亮。

一头用钢铁铸成的巨兽仿佛破开了冰层,霎时间冲出了隧道,掀起阵阵冰花似的波浪,呜呜呜~~~~笛鸣声嘹亮,一辆乌黑的铁甲车散发出大量蒸汽,停在了站台前。

整个地下空间,因为铁甲车的到来而震动摇晃着。

莫伦呆了一下,在他的想象中,铁甲车的出场是和火车一样的,虽然不可能如地铁般安静,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这种夸张景象。

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太阳城仅有的一个“地铁站”会是如此的简陋粗犷了。因为就算装修的再漂亮,面对这种每次出场都地动山摇般的铁甲车,也会被毁的一干二净。

等到蒸汽消散。

铁甲车突然打开了一扇门,里面走出一个同样身穿红色制服戴着礼帽的八字胡男子,他没有理会站台前的三十六人,而是很熟悉的跟那个静立不动的八字胡男子打起了招呼。

得到对方回应后,才看向众人,用很古怪的语调说道:“噢~~请大家排好队,拿出车票。”

站在最中央的是那些学生似的年轻人,他们的长辈排在前面,每人身旁都站着一人,只见这些长辈拿出一张红色的巴掌宽长的卡片。随着最前面的人将卡片递给“检票员”,又拉过身旁的青年指了指后,在八字胡男子的点头下,走上了铁甲车。

莫伦排在最后面。发现他们的卡片和自己的不同,颜色不同,他的卡片是绿色的,翠绿色的。而其他人的全是红色卡片,似乎这才是真正的车票。

他注意到。那些红色卡片被礼帽八字胡男子看过后,就收走了,并没有交还。一共三十多人,没几分钟前面的人都上了铁甲车,终于轮到莫伦了。

翠绿色卡片递给对方,礼帽八字胡男子看过后,将卡片还给了莫伦。莫伦觉得奇怪,刚想问一下,对方却仿佛明白了他想说什么,笑着说道:“您这张卡片是联盟绿卡。可以长期使用,免费搭乘所有铁甲车。”

莫伦点头,礼貌地道了声谢,也走进了铁甲车。

一进去,就被车厢内的灯光照亮了,车厢宽敞净洁,一排排的兽皮椅对立,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都摆着一本书籍,有点像餐厅。

车厢很长。芯片一扫,得出了二十七米的长度,只是空位却不多,莫伦在走道上走了一会。才找到一个空位。正要坐下,却发现四周乘客的视线都落在了自己身上,他有些疑惑,遂看向空位旁边的人。

一个女人,很美很美的女人。

她约莫二十岁多点,一身素白的衣服。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优美的身段,精致而清纯的脸庞。然而此刻,这个美丽的女人冷着脸,一股冰山般的寒意无形间散溢出来,她看着窗外,却将附近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莫伦摸了摸鼻子,虽然芯片扫描到后面的车厢还有一个空位,但此时他已经懒得再走了。

在一大片目光的注视下,莫伦坐了下去。

四周一静,那些原本落在莫伦身上的视线,一下子转移到了他身旁的女人身上。

似乎……在期待着她的反应。

她没有让众人失望,一个男人坐在她身旁,让这个美丽女人的视线,终于从窗外收了回来。此时铁甲车已经启动,窗外可以看见冰花般的波浪掀起,不断被铁甲车碾过。奇怪的是,车厢内稳如平地,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地摇晃。

莫伦感到一阵新奇,仅仅这一点,就不是另一个世界的地铁所能比的了。

突然,他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脸上。

很近,所以很冷。

莫伦转头看向身旁的女人,她看着他,目光含霜,如同冰雪下一朵晶莹的冰花。

他也看着她,目光平静,却毫不退缩地注视着她。

“这女人,莫名其妙。”

莫伦眨了眨眼,收回视线,决定不理会她。

那道冰一样的视线没有消失,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请你离开!”

终于,她开口了,声音如黄莺出谷,和本人一样,美的让人心醉。

莫伦再次转头,看着对方,看着这个他距今为止见过的最美、也最冷的女人。

“为什么?”他的声音温润,语气平静。

她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道:“因为我不喜欢有人坐在我身边,尤其是男人。”

语气是那么的冷,那么的理所当然,好似她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一样。

她说的太自然了,给人的感觉是:她是对的。

莫伦暗自翻了个白眼,也转过头去:“我喜欢这里,尤其是你现在坐的位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后面还有空余的座位。”

唰地一下,大部分人的视线一下集中在了这里。

女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莫伦脸上,死死盯着,似乎要把他看穿。

“你是叫我离开?”她的声音如寒莺出谷,一股莫名的寒意充斥着四周。不是莫名的寒意,而是确确实实的一缕缕寒气聚集在车厢内。

莫伦周身流转着雷火卓罗,顷刻间驱散了所有寒气。

他不再客气:“请你离开。”

一如之前女子的话语,理所当然的口气。

“你……”

女子脸庞上蓦地爬满了冰晶,咔擦咔擦,空气中聚集着刺骨的冰霜。

莫伦有些意外地瞧着对方,这冰属性卓罗和雪玲的有些区别,不像是单纯的冰雪卓罗,更像是一种血继之力。

莫伦知道女子不敢真的动手,因为这里是铁甲车,是忍者联盟的铁甲车。而且就算她不顾一切地出了手,莫伦也不介意拿对方试验一下新得到的力量。

他可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果然,随着两名戴着面具的忍者无声无息间出现在走道上,女子脸上的冰晶渐渐退了下去。

她哼了一声,抱着手望向窗外,放弃了驱赶莫伦,也没有离开座位。

面具忍者见此,如同一道虚影般渐渐消失了。

视线从女子身上收回,莫伦扫视了四周幸灾乐祸般看戏的众人一眼,眸中电弧闪现,摄人心魄。

周围的人心神一震,只觉视线一乱,如同坠落悬崖般,天地一下颠倒了起来。

凡是直视过莫伦眼睛的人统统脸色一白,登时老老实实地坐好,噤若寒蝉。

车厢尾端,一名紧闭着双目的青年蓦地睁开双眼,他嘴角挂着笑意,对身旁的一男一女说道:“哈哈,冷葉遇到对手了。”

女子闻言不屑道:“不就是觉醒了百年一见的寒冰血继,瞧给她傲的,我迟早会超越她。你说是吧!八股。”

八股是一个只穿着背心的肌肉男,他见女子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饶着头,“是、是吧!”

最先说话的青年摇着头,说道:“八婆,你哥只是不忍心打击你。让我来告诉你,你想要超越冷葉,那几乎……”他比了个手势,意思是不可能。

“咯咯﹋”被称为八婆的女子一阵磨牙,瞪着青年咒骂道:“你这浑身爬满蛆虫的臭家伙,怎么就偏偏成了我们的队长。”

八股也看着青年,呐呐道:“小蛔,我妹妹很厉害的。”

青年摊开手,“好啦好啦,我们可是要参加入学考试的人,跟其他庸人相比,都是天才!嗯,八婆也是。”

……

莫伦看着蠕动着躯体努力向后爬去的蛆虫,眉头微微一挑。芯片反馈回车厢内的画面,一下锁定了正在聊天的二男一女,呢喃道:“入学考试?”

他想起了站台前跟随着长辈一起的十名青年男女,难道他们也是参加入学考试的?

莫伦不知道什么入学考试,当初那两人也没有跟他说过。那么,已经有“绿卡”的他,是不是不用参加?

ps:晚了点,四千多字大章。老样子,今天一章。

(未完待续。)

平阴县妇幼保健院计生中心怎么样
永新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州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陕西治疗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