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无上圣王 第六百六十章 怎能反悔-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美食

无上圣王 第六百六十章 怎能反悔?“你还提!”邪皇不説话还好,一説话血狱魔皇更恼火了,抬手就是一拳打向邪皇。邪皇只是微微偏了偏脑袋

无上圣王 第六百六十章 怎能反悔?

“你还提!”邪皇不説话还好,一説话血狱魔皇更恼火了,抬手就是一拳打向邪皇。

邪皇只是微微偏了偏脑袋,轻而易举就让开了这一拳,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二弟?大哥?”叶晨傻眼了,一头雾水的看着血狱和镜心。

“哟,大哥,二哥,一大清早的感情就这么好啊。”正当叶晨发愣呢,镜心忽然走了进来,笑眯眯的説道。

“大哥?二哥?”叶晨再次愣住了,一会看看邪皇和血狱,一会又看看镜心,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diǎn什么。

“啊对,叶晨,你还不知道吧?我跟你白话白话……”镜心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拉着叶晨往旁边走去。

“破镜子!你要是敢説我就摔了你!”血狱魔皇急了,一把放开邪皇,又要过来扯镜心。

然而邪皇的脚一动,身形晃出几道虚影,人就已经挡在了血狱魔皇面前,嬉皮笑脸道:“二弟别害羞啊!怎么説叶晨也是你今生追随之人,你跟咱结拜的事,他有权利知道。”

“谁他妈要跟你们两个泼皮无赖结拜了!那是老子喝醉了酒説的,能当真吗!”血狱魔皇气的青筋暴起,推了邪皇一把,大声説道。

“二哥你这就不对了,咱都已经烧过香磕过头了,还立誓以后同生共死嘞!怎么能反悔?”镜心坏笑着説道,似乎很享受血狱魔皇现在的表情,还一边拉着一头雾水的叶晨説了起来,“叶晨,我跟你説,事情啊,他是这样的……”

镜心説完,叶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那天三人喝酒,喝的酩酊大醉之下就开始撒酒疯,也不知道谁先説的,三人就提出了结拜,邪皇是上古时期的强者,轮年纪数他最大,所以是大哥,血狱魔皇虽説在黄天量劫之前也有名号,但却要比邪皇xiǎo上千年,就做了二哥,镜心算上还是法宝的时候,也是在幻龙大帝时期的事了,比血狱还要xiǎo数万年,自然是三弟。

邪皇和血狱魔皇本就不对付,要是让血狱魔皇做大哥还好説,可那会迷迷糊糊的,让邪皇当了大哥,血狱魔皇自然就不愿意了,可镜心和邪皇有事没事就拿这逗他,他如今修为还没恢复多少,既不是镜心的对手,更不是邪皇的对手,便成了这幅样子。

“噗……咳咳,那个什么……咳咳……”叶晨差diǎn没忍住,憋笑憋得不停咳嗽,“血狱,既然都已经拜过天地,立过誓了,那你就认了吧。男子汉大丈夫,当一言九鼎,你説是不?哈哈,哈哈哈哈……”

説到最后,叶晨还是没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血狱魔皇平日里看似一肚子坏水,眉宇之间总带着一丝邪气,嘴角的那一丝笑容更像是随时都在暗算别人一样,却没想到竟然被镜心和邪皇摆了一道,叶晨能不笑吗?

“xiǎo晨,一大早的笑什么呢?这般开心。”正笑着,叶战龙也进来了,“今日要去邪皇前辈的那里,我正要去叫你呢,允儿却説你已经起来了。”

“爹爹。”叶晨憋着笑跟叶战龙打了一声招呼,“我笑这三兄弟耍宝呢。”

“三兄弟?”叶战龙一愣,不过他显然知道这件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眼角也不由升起一丝笑意,不过却还是干咳两声道,“咳咳,xiǎo晨,不得无礼。”

“你们今天就是合起伙来欺我是吧!”血狱魔皇此时脸早就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了,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咳咳,血狱,别这样。”叶晨一看血狱魔皇要生气了,连忙正色道,“镜心暂且不论,你能和邪皇大哥结为兄弟,不也是件好事吗?邪皇大哥怎么説也是上古有名的强者,如今也是虚空境修为,还能委屈你不成!”

“就是就是,别人想跟老子结拜老子还不乐意呢!”邪皇闻言立刻diǎn了diǎn头道。

“二哥啊,你就认了吧,我这不还是个xiǎo弟吗,也没见我説什么不是?”镜心也在一旁帮腔。

“哼!”血狱魔皇鼻子出气,把脸别开,却也没再説什么了。

“邪皇前辈,既然众人都来了,我们就走吧。”叶战龙忙适时的出声把话题岔开了。

“行,走吧。”邪皇diǎn了diǎn头道,“让老陈头他们等也不好。”

説着,邪皇在身前划出一条空间裂缝,血狱魔皇带头走了进去,叶晨和父亲紧随其后,镜心也连忙跟上。等所有人都进了空间裂缝,邪皇这才踏步而入,那道空间裂缝也随之愈合在了一起,议事大殿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就好像根本没人进来过这里一般。

过了空间裂缝,叶晨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却也是一个大殿,不过和叶晨的御龙宗议事大殿不一样,相比之下更加恢弘大气,殿旁的圆柱子雕刻着许多图案,隐隐透着恍若从远古而来的气息。

殿下站着八个人,分列两边,正是易星辰,云水谣,白风云等人。而殿首的龙椅旁边则侍立着一名女子,乃是邪皇唯一的弟子沐吻。

“参见邪皇陛下!”

看到邪皇出现,众人立刻眼睛一亮,齐声向邪皇行礼。

“免礼。”邪皇diǎn了diǎn头道,“抱歉,稍微有些事耽搁了几天,让你们久等了。”

“好意思説。”白风云撇撇嘴,一脸不满的説道。

“xiǎo白,你嘀咕啥呢?”邪皇眉头一挑,忽然拔高了几个声调。

白风云顿时神色一僵,随后满脸堆笑道:“我説xiǎo晨回来啦,战龙也在啊,你没事就好,在无天上镜受苦了。”

“白兄。”叶战龙diǎn了diǎn头,向白风云拱手一礼。

“白叔。”叶晨也偷偷笑了一下,向白风云和其余众人拱拱手,“诸位别来无恙。”

众人也连忙还礼,他们虽看不透叶晨的修为,但也察觉到了叶晨身上若有若无的强大气息,心知叶晨如今修为不凡,这一礼又岂是他们能受的?

“算你识相。”邪皇满意的看了一眼白风云道,“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大致已经知道了。都坐吧,跟叶晨一块白话白话,大家趁着今天拿个对付屠神的主意。”

説着,邪皇也不嫌脏,直接席地而坐,还对叶晨招了招手,示意叶晨在他旁边坐下。

叶晨便也席地坐下,而叶战龙三人则去了殿下,和幻龙九尊站在一起。

“都説説吧。”邪皇説道,“现在北州是什么情况?青龙,你来。”

青龙星主diǎn了diǎn头,横跨一步道:“屠神占据了西州之后便蠢蠢欲动,据我天星阁的消息,魔云宗已经不复存在了,屠神打着天道的旗号在俗世大肆宣扬天庭之説,称天庭乃是天命之主,合该统治幻龙大陆,并且聚集了许多涅槃境强者驻守北州边境,看样子是想对其余四洲发起攻击。”

叶晨在一旁听了暗自diǎn头,青龙星主説的和老头给他看的晶石中的一样,这屠神倒也有些长进,这次并没有像占领了无天上镜之后肆意奴役生灵,反而大肆行善,一边宣扬天庭,试图得到无天上镜中普通百姓的支持。

虽説幻龙大陆并不太注重信仰,供奉的神灵大抵都是民众自发,又或者是邪皇以前册立的,但如果屠神想要统治幻龙大陆,众生愿力对于他们来説无疑是最重要的。

叶晨得过众生愿力的好处,深知其中玄妙,若是幻龙大陆的人们都信仰了天庭,那么屠神便能得到源源不断的众生愿力,并反过来用众生愿力控制幻龙大陆的人们,到那时,幻龙大陆就真的落入屠神的魔爪之中了。

只是叶晨却不知道,无天上镜中的天庭原本也是打算这般的,但却被公子崖故意搅了,使得无天上镜的生灵对天庭十分怨恨,这样一来,天庭自然谈不上会有命数。而后来的白子轩虽然有心想改,却又被叶晨各种搅合,直到天庭被叶晨覆灭。

“哼,屠神这是想要得到众生愿力,恐怕他们一统治幻龙大陆,幻龙大陆立刻就会生灵涂炭吧!”白风云冷哼一声道,“屠神这些人,也真是太不要脸了。”

“得了吧,一群被圈养的猪哪会要脸!”邪皇摆摆手道,“説説看,你们幻龙九宗都打算怎么办?星辰,你先説。”

“星辰学院全凭陛下吩咐。”易星辰垂眸説道。

邪皇似乎早有预料,有把目光投向一旁的百味尊者:“百味,你呢?”

“全凭陛下吩咐。”百味尊者拱手一礼道。

“你们呢?”邪皇又看向其余人。

“我等全凭陛下吩咐。”其余众人也道。

只有白风云冷冷一笑,横跨一步道:“我风云帝国愿请一位涅槃境八重的老祖,镇守西州边境。”

邪皇diǎn了diǎn头,从腰间解下玉葫芦,递给一旁的叶晨,并问道:“你御龙宗什么打算?”

“我打算请父亲坐镇宗门,亲自去西州看看。”叶晨轻轻推开玉葫芦説道,“屠神向来神秘,然而这次直接占领了一个西州,并且还派出了一个虚空境的强者,这么大的动作,想必肯定能够探查出一些屠神的底细,日后对付他们也要容易diǎn。”

“并且我会派遣杨戬和血狱带领御龙宗弟子驻守中州边境,防范屠神。”叶晨想了想,随后又加上一句。

叶战龙一愣,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説些什么,但看到叶晨的脸上坚定的神色,终究还是没有説出口。

“刚才你们都説,全凭我吩咐对吧?”邪皇diǎn了diǎn头,自己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擦着嘴説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吩咐了。”

“青龙,你们天星阁有个天赋异禀的后生,听説已经突破涅槃境了?”邪皇首先将矛头指向青龙尊重。

青龙尊者一愣,迟疑半晌最后还是diǎn了diǎn头。

“正好,叶晨这次去,也不能没个随从,我吩咐你把那个后生给叶晨当随从,有意见吗?”邪皇立刻道。

茂名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七台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江苏妇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