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奥尤陶勒盖铜金矿价值50余亿美元的地下矿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法律

在过去的数年里,资源富足却制度缺失的蒙古国似乎一直处于商业矛盾中,来自各国的投资者都在这个国度上演着不同版本的利益博弈。来自道琼斯通讯社

在过去的数年里,资源富足却制度缺失的蒙古国似乎一直处于商业矛盾中,来自各国的投资者都在这个国度上演着不同版本的利益博弈。

来自道琼斯通讯社的消息称,全球矿业巨头力拓集团日前宣布,因旗下位于蒙古的奥尤陶勒盖铜金矿价值50余亿美元的地下矿山拓展项目暂停,该公司计划在蒙古裁员1700人。

在此前的8月15日,蒙古政府举行会,就奥尤陶勒盖铜金矿投资双方——蒙古政府与力拓集团的投资纠纷进行了通报燃料颗粒机
,并称力拓试图强行把奥尤陶勒盖铜金矿的前期投资由投资合同规定的51.24亿美元提高至244亿美元。

蒙古政府称,若扩大投资额,蒙古政府不仅要承担巨额债务,且还将减少从该矿山获得的收益,而项目超支还可能导致蒙古税收收入、股东股息收入和效益的下降。

了解到,针对这一全球铜矿的商业纠纷,蒙古政府也正考虑召开一次紧急会议,希望能够解决目前的纠纷,从而避免因此引发的经济危机。来自路透社的报道也称,蒙古政府可能采取一些措施,其中包括加速国会批准力拓为奥尤陶勒盖矿额外融资。

事实上,力拓在蒙古的投资“遭遇”只是国际投资者在这个亚洲腹地之国商业生态的一个缩影。此前,中国神华竞标蒙古塔本陶勒盖煤矿在耗时9年后结局仍尚未可知,而包括鲁能集团、中铝等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在蒙古的投资经历也均堪称曲折。

“这么多年来,蒙古的政策多变,这个原因造成项目前期投资被套牢的外资企业很多,这是在蒙古投资的风险。”曾多次前往蒙古的前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刘义康对说。

力拓四年拉锯战

奥尤陶勒盖项目谈判多年,双方在税收和开发成本增长上一直存在分歧。

对于力拓来说,位于蒙古南隔壁省汗包格德县的奥尤陶勒盖铜金矿项目如同一个进退两难的泥潭,这个初步探明铜储量达3110万吨、黄金储量为1328吨、白银储量为7600吨的世界铜矿在利益双方漫长的拉锯中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2009年,蒙古国政府与加拿大矿业巨头艾芬豪公司及力拓三方签署协议,根据协议内容,蒙古国有企业占有奥尤陶勒盖合资公司34%股份,艾芬豪公司占有66%股权,在投资公司收回全部投资后,蒙古国政府可在三十年后将所占股份增加至50%,此前,为开发奥尤陶勒盖项目,艾芬豪邀请力拓参与,后者以认购艾芬豪公司股份方式介入,并逐渐增加持股,终成为艾芬豪控股股东,并负责该矿的管理运营。

“力拓在奥尤陶勒盖这个项目上与蒙古方面的谈判持续了很多年,双方在税收和开发成本的增长上一直存在分歧油橄榄批发
,蒙古政府担心无法确保此前预期的盈利目标。”熟知这一项目的机构人士说。

今年1月,在经过断断续续的协商后,奥尤陶勒盖铜矿正式投入运营,但在关键分歧尚未彻底解决的背景下,该项目的投产也如同“赶鸭子上架”。

上述投行人士向透露,今年3月,力拓与蒙古政府进行谈判,力拓在当地的业务部门试图为下一阶段的开发获得40亿美元的资金,但双方意见并未达成一致,而为完成在今年夏季实现商业化生产的计划,项目则不得不以临时的预算进行开发。

“蒙古国内的政治环境很复杂,由于受到政治压力影响,像奥尤陶勒盖、塔本陶勒盖(世界煤矿,位于中蒙边界)这种被蒙古政府定为战略矿产的项目往往也被政治因素所捆绑,整个项目的进展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中建材一名在蒙古开展业务的负责人对说。

事实也是如此。在今年4月蒙古政府声称将坚持按照协议条款执行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开发4个月后,蒙古政府与力拓的利益矛盾再度恶化。

“蒙古方面也非常希望奥尤陶勒盖能限度的带来经济效益,按照之前的利益分配,该项目在2020年将占据蒙古全国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所以在税率分配上,蒙古不愿出让利益。”上述投行人士说。

了解到,奥尤陶勒盖铜金矿自今年7月开始露天开采以来已外运矿石,今年4月底前,该矿共雇佣员工11750人,其中90%是蒙古公民。

中铝曾遭毁约

“目前大约有5000家中资企业在蒙古有业务,有50家能获益就不错了”

蒙古“阴晴不定”的政策因素让诸多外资企业体验着“走钢丝”之旅,但在面对蜂拥而至的资本时,这个备受资源型巨头公司青睐的资源大国却屡屡变卦。

今年1月11日,蒙古国有煤矿公司ETT突然提出不再履行此前与中资企业中铝的煤炭供应协议,蒙古国矿业部官员公开申明,称蒙古国希望能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煤炭,因此需要重新协商合同条款洒水车厂家
,并强调此次事宜属商业行为,不涉及蒙古国政府。

随后,负责蒙古煤炭业务的中铝旗下中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光宣布,希望蒙古新一届政府及ETT新管理层认真研读合同条款,一旦毁约,中铝必将诉诸法律。此前,为协助ETT公司渡过资金困难,中铝曾支付对方3.5亿美元预付款。

2012年8月,蒙古国新一届政府组建,而作为参与塔本陶勒盖煤矿开发的ETT公司,其高管也历经了人事大调整,由此也导致此前双方签订的“塔本陶勒盖煤矿东区煤炭长期贸易协议”生变。

而在蒙古方面单方面提出毁约后,面对中铝强势的表态,蒙古政府随即又与一直角逐该煤矿的另一家中国企业中国神华展开接触,试图打破与中铝的对峙僵局,但随后中国神华表示,“神华与ETT的合作将在其与中铝合约范围之外进行。”

针对蒙古屡次生变的商业风险,中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向证实,“至少到目前,长期贸易协议还没有改变。”但即便如此,在蒙古国内商业环境尚未健全、政治博弈激烈的背景下,中资企业的投资风险仍凸显无疑。

“目前大约有5000家中资企业在蒙古有业务,有50家能获益就不错了。”蒙古国中华总商会副会长李争荣对说。

(:中冶有色技术)